生完大女兒後  我身體一直不好 但是公公很重男輕女    很希望我趕快懷上第二胎   幫夫家添丁     我壓力好大   也很希望早早完成使命   因此   治療上以中醫為主   西醫定期檢查為輔    吃ㄧ些跟懷孕不衝突 並能增強免疫力的中藥   能夠把身體養好最重要   懷孕就順其自然  反正急也沒用 

  只是等啊等的  生完老大都快3年了   肚皮依然沒消沒息   自知體質原本就不易受孕  時日一久  我跟外子早就放棄懷孕希望   乖乖治療身體比較重要      想要兩全其美  根本是癡人說夢

  在大女兒快滿3歲那年  負責我西醫治療的醫師  見我一直沒起色  便建議我接受積極療法  打一種很昂貴的針劑試試  我算了一算  數十萬元  龐大的醫療費  讓我有些猶豫   但是外子說  失去健康   一切都是零  錢再賺就有   於是  當下就匆促決定施打

   施打前  醫師跟我說了很多副作用  我聽了很害怕  好像癌症在做化療似的      很不舒服  但是病人哪有選擇權  只有逆來順受(後來我打了一年多 花了數十萬 期間因副作用太強    除了暈眩 頭痛 全身痠痛...之外   我的白血球 降到只剩2600個  正常是5000到1萬個    隨便一個小感染都可以要我命 )

   打了一針  我果然超級難受的  最恐怖的是   我竟然反應劇烈  整天都吐個不停   我實在受不了   還跑去問醫師怎麼辦?  醫師要我忍耐

    回家後我還是頭暈目眩  食不下嚥    痛苦難耐    不管有沒有吃東西  仍不斷噁心嘔吐  那種感覺  好像有點熟悉

   我有不祥的預感   馬上飛車出去買了驗孕棒    回家一驗   看到兩條線  我崩潰了   雙腿一軟  整個浴室的天花板都在旋轉   我跪坐在馬桶邊  愣了好久  好久   才突然哭出來

 我真的好恨  好恨  恨自己不小心  恨自己匆匆決定打針  怎不再多考慮一下   恨老天爺怎麼那麼殘忍?  為什麼就在我打下第一針後 才讓我得知這麼可怕的消息   為什麼不提早一周    不...只要提早幾天  幾天就好了    讓我吐  讓我噁心 讓我不舒服    我至少會有點警覺   

    為什麼偏偏是打完針的2天後   就差那麼2天  要我怎麼不怨恨?  我苦苦等候的第2胎    早不來   晚不來    為什麼偏偏選這個時候來報到?

   哭完   我擦了眼淚  為了這孩子  我要勇敢   我不願輕易放棄這個生命   我打了好多好多電話    幾乎把所有認識的醫師電話都打遍   人命關天   我非問個清楚不可  更何況我才剛剛打下第一劑而已  應該沒關係吧   我在心底不斷的安慰自己  可惜電話打到最後  我越來越絕望   每個醫師的答案都差不多  此藥劑是計畫性治療用藥   醫學文獻上    還沒有人懷孕還打這種針的

  是的   全世界沒有人在治療計畫施行時 還懷孕  只有我這粗心的笨蛋

   加上這種針  對胎兒危害甚巨      畸形的比率很高    我知道  自己已經別無選擇我再度拿起電話  卻不知道怎麼跟老公開口說這麼殘忍的消息    我又懷孕了  但是卻比誰都傷心!

   整理好思緒  硬著頭皮 打給先生   他跟我一樣  也是一陣傻眼  半天說不出話來  兩人在電話中簡短商量之後   很快即有共識   就明天吧  明天跟這孩子說再見

    這是怎樣的一種心情?  我跟先生都迫不及待想結束這件痛苦的事情  越快越好    拖越久  大家會更傷心更難過    既然已經決定放棄   就不要再遲疑   好像多拖一秒   孩子就多長一點點   這樣是不是會比較痛?  趁他還是一個胚囊    還沒成長  快去重新投胎吧    長成一個完整的人   留在我的肚子裡 只會缺手 缺腳   媽媽是不得已的....

  才驗完孕   我當天就預約了婦產科   準備手術  

   由於第二天早上就要手術了   當晚10點多  我就跟女兒上床  準備睡覺   我心事重重   輾轉不成眠   回想一整個白天  除了不斷打電話  就是不斷的哭泣   才得知懷孕  短短不過幾小時  我已決定拿掉   這一切好不真實  

  在床上翻來覆去  一側身卻突然發現  雙眼緊閉的女兒  嘴唇卻迅速的不斷開闔  好像在跟誰說話    可能正在夢裡跟誰講話吧  

     我心情很亂  轉過身  很想睡 卻睡不着  不知過了多久?  我轉過頭看看女兒  天啊  我的女兒還是跟先前一樣  嘴唇還是不停的在動  說個沒完  而且說的又急又快  但是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這是怎麼一回事?

 聽說正在做夢或是夢遊的人 不可以叫醒她  不然   會嚇到她  女兒只有三歲  等等應該會沉睡  不再說無聲夢話了吧   我這樣猜想著

但是  一直到凌晨3  女兒的狀況仍然沒有任何改變  依然直挺挺的正躺著  嘴唇一直動  沒有一分鐘停下來不說話  女兒從小到大  從來不曾如此  我感到很驚異 卻也束手無策  我自己已經煩透了  自顧不暇  這時候  孩子很乖在睡覺  不吵不鬧  我已感到萬幸

快天亮時  我終於迷迷糊糊睡著  由於跟醫師有約診  所以7點鐘  我非要起床不可  清早起身一看  我嚇壞了  女兒不但還在說話  說了一整晚的話   從黑夜講到清晨    口乾舌燥  口腔中已經沒有絲毫唾液  嘴唇竟講話講到整個乾裂脫皮  毫無血色    那樣子好駭人     我趕緊拼命搖女兒  想讓她快點醒過來  搖了好久  好久  還 把她上身扶坐起來  女兒終於悠悠醒轉

 

但是她只睜開眼幾秒鐘 又躺下去  她好像非常疲累的樣子      而我也好累好累   看看鬧鐘 時間還剩一點

  我也順勢跟著躺下去    賴一下床  但是我才躺下約莫10分鐘   女兒卻突然爬起來  跪坐在我的腰側    我不知道她要幹嘛   我瞪大眼睛看著她 

  接著    她居然把頭對準我的肚臍方向不停磕頭   每磕一次頭  3歲的小小身軀  都會盡量彎   很慎重的把額頭都貼到床上    才會瞌第2個頭     如此  一連對我的肚子恭恭敬敬地瞌了7個頭  才停下來

  我那時不拜神  我也沒教過女兒拜拜磕頭什麼的   這是我第一次看她磕頭   而且還連磕了七個  我太過驚愕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女兒的眼神渙散而茫然  我好怕她的魂魄 還在太虛中遊蕩     我刻意用很輕緩的語氣問她  妹妹啊  你在拜什麼?   女兒沒有回答

   我繼續問  妹妹  你昨天晚上都在跟誰說話?

   這時候  女兒跟我說了一個答案     這答案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她回答說:"  阿兄"     她用閩南語說哥哥       我一聽    嚇到寒毛直立    女兒只有3歲  她根本不會說台語!!!! 她那時只會講國語    突然冒出閩南語的古語稱呼  阿兄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女兒   卻已經沒有勇氣問她 你知道阿兄是什麼意思嗎?  阿兄又是誰?

女兒從夜晚到清晨的怪異行為  已經徹底把我嚇壞了   但是我無心也沒時間追究下去   匆忙將孩子簡單盥洗後  便將她託到對面鄰居媽媽家  平常每天跟我膩在一起的女兒  3歲   正是最黏媽媽的年紀  熊熊要把她託給別人  照以前應該是會邊哭邊死抱住媽媽  不讓媽媽離開的

可是這一次  女兒卻異常平靜  乖乖的讓我梳洗完  我跟她說  媽媽今天有點事 你去對面媽媽家待一下好不好?  女兒一臉早已明白似的點點頭   好像一夜長大    變得非常懂事

  我才打開我家大門  女兒就自動走向對面鄰居媽媽家  那種感覺好難形容  女兒緊緊抿著嘴   臉上的表情平靜且堅毅     這一切  好像都早在她預料之中一樣     我還沒跟她說明   她好像全都知道似的   自動自發的去鄰居家  意思好像說  我知道你有事  你要去做什麼    我會乖乖自己去鄰居家  你就快去吧

 

女兒超乎尋常的冷靜與乖巧  完全出乎意料    時間已經來不及  我匆匆謝了鄰居  就趕緊一個人去婦科診所

麻醉醒來後  我知道一切都已經結束  我一個人踉踉蹌蹌地步出診所   招了計程車 趕緊回家  因為我不好意思麻煩鄰居太久

回到家已經下午4點多了  鄰居媽媽看我回來   緊張的跑來告訴我說  她過去當保母這麼久   從沒看過小孩子這樣

 我說我女兒怎麼了嗎   鄰居媽媽說   一早我把女兒託給她後    女兒就一直喊著想睡覺   她看女兒一臉疲憊  想說那就讓她睡一會兒  再給她吃早餐

沒想到  這一睡  睡到中午   鄰居媽媽說  我女兒早上沒吃   中午應該很餓了   也應該醒了   她去叫她時  她還在睡   鄰居媽媽怕她餓過頭  就拼命一直不停叫她   詭異的是  卻怎麼叫都叫不醒  眼睛睜開一下  說好想睡  又倒頭繼續睡   睡到剛剛下午3點才起來吃東西

你女兒是怎麼了  ?她平常會這樣嗎 ?她好像很累   好像一個晚上都沒睡覺似的   她昨天晚上怎麼了 ?都沒睡嗎?

我想到女兒昨晚好像撞鬼一樣 怪異行為不斷  難怪會累成這樣  可是 這種情況  我怎麼說的出口  說出來   可能還會嚇到鄰居媽媽

只好敷衍的回答 我也不知道  就把孩子帶回家   回家後每隔一陣子   孩子就會看到一個大眼睛的男孩在遠處凝望她   我聽了好害怕  還請過好幾位大師幫忙(後來大女兒連大人  小孩 不分男女 通通都可以看到  8年後出生的刁蠻公主也跟姊姊一樣   都可以看到我們看不到的   有時候光聽這兩姐妹的對話  我都可以出一本靈異大全了   我常被她們兩個嚇死   這類靈異故事雖然我還很多  但是我打算寫到這一個就打住    因為寫到後來  你們沒嚇到  我自己先驚到   現在又寫到半夜3點多了   我背脊一直發涼起來~~~   )

 

關於那一晚    有許許多多的臆測   女兒說的古時稱呼  "阿兄"    極有可能是女兒前世的情人  因不捨舊情  耐不住長久思思念念  特地投胎到我肚子  與女兒敘情  就算只有一個晚上也沒關係    只要能見上一面 就好

  因為過了那最後一晚   他即將離開  又要重新去投胎   所以他把握了最後一晚的時間  分分秒秒都不捨放過  講話講到嘴巴都破了  也不願停下來   就這樣跟女兒在另一度空間重聚

天亮後  女兒跪著對著我的肚子磕頭  一連瞌了7個    與他依依不捨拜別

 為何是7個  瞌7個頭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要我手下留情  意思是他很想來這世間七頭(台語 遊玩) 請我女兒代為求情?  還是他早知    這一趟是短暫會面  他自知無法久留  一個晚上敘完舊    就註定要再分別   離去前 彼此磕頭拜別?

那麼  這一段陰陽相隔的情緣 也未免太過悲悽....

    這些疑問    我想永遠都沒有答案   

 所有過程   每多想一遍   就多增加我ㄧ份遺憾與傷痛   一輩子都感到內疚   希望他揮別舊情  早已投胎   擁有健全身體  找到他今生的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na13928 的頭像
dina13928

菜刀女王13928的部落格,刀具又開賣囉!

dina139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