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的獨子

1986年所發生的臺灣社會重大事件。湯英伸是原住民族曹族人, 18歲,就讀嘉義師專,
當年從阿里山鄉下到臺北洗衣店打工,因為怒遭欺壓和歧視, 情緒失控而殺害僱主一家
三口,最終被判死刑,得年19歲。

據湯英伸的同學、朋友、家人所說,湯英伸本來是個純良、 正直的山地青年,沒想到才
到臺北9天,就變成殺人兇手。由於他想打工補貼家計, 在臺北求職時掉入了求職陷
阱,僱主扣起他的身分證,也沒發給薪水,反而要湯英伸抵押現金。

湯英伸在走投無路情緒失控下犯下罪行,雖然事後後悔不已, 天主教會主教團、全國學
界、報界記者、文學家、教授和原住民九族同胞代表一齊呼籲、 努力,呈請蔣經國總統
能「槍下留人」,但最終仍成為臺灣最年輕的死囚。

& amp; lt; BR>
此事件在社會上根引起極大的震撼, 尤其是對於原住民族的岐視與不解,多年後依然令
人難忘與傷心。《人間》雜誌曾大幅報導此事,劇情片《赤腳天使》 也改編自此

我的爸爸是任何人都會引以為榮的人。
他是位名律師,精通國際法,客戶全是大公司,因此收入相當好。

可是他卻常常替弱勢團體服務,替他們提供免費的服務。


不僅如此,他每週都有一天會去勵德補習班, 去替那些青少年受刑人補習功課,每次高
中放榜的時候,他都會很緊張地注意,有些受刑人榜上是否有名。


我是獨子,當然是三仟寵愛在一身,爸爸沒有慣壞我,可是他給我的
實在太多了。


我們家很寬敞,也佈置得極為優雅。 爸爸的書房是清一色的深色傢俱、深色的書架、深
色的橡木牆壁、大型的深色書桌、桌上造型古雅的燈, 爸爸每天晚上都要在他書桌上處
理一些公事,我小時候常乘機進去玩。

爸爸有時也會解釋給我聽,他處理某些案件的邏輯。 他的思路永遠如此合乎邏輯,以至
我從小就學會了他的那一套思維方式,也難怪每次我發言時, 常常會思路很清晰,老師
們當然一直都喜歡我。

爸爸的書房裡放滿了書,一半是法律的,另一半是文學的,爸爸鼓勵
我看那些經典名著。

因為他常出國,我很小就去外國,看過世界著名的博物館。 我隱隱約約地感到,爸爸要
使我成為一位非常有教養的人。在爸爸的這種刻意安排之下, 再笨的孩子也會有教養
的。

我在唸小學的時候,有一天在操場上摔得頭破血流。 老師打電話告訴了我爸爸。爸爸來
了,他的黑色大轎車直接開進了操場,爸爸和他的司機走下來抱我, 我這才注意到,司
機也穿了黑色的西裝,我得意得不得了。有這麼一位爸爸, 真是幸福的事。

我現在是大學生了,當然一個月才會和爸媽渡一個週未。 前幾天放春假,爸爸叫我去墾
丁,在那裡,我家有一個別墅。爸爸邀我去沿著海邊 散步,太陽快下山了,爸爸在一個
懸崖旁邊坐下休息。他忽然提到,最近被槍決的劉煥榮。 爸爸說他非常反對死刑,死刑
犯雖然從前曾做過壞事,可是他後來已是手無寸鐵之人, 而且有些死刑犯後來完全改過
遷善,被槍決的人,往往是個好人。

我提起社會公義的問題,爸爸沒有和我辯論,只說社會該講公義,更
該講寬恕。他說:「我們都有希望別人寬恕我們的可能。」

我想起爸爸也曾做過法官,就順口問他有沒有判過任何人死刑?

爸爸說:「我判過一次死刑,犯人是一位年青的原住民, 沒有什麼常識,他在台北打工
的時候,身份証被老闆娘扣住了,其實這是不合法的, 任何人不得扣留其他人的身份
証。他簡直變成了老闆娘的奴工,在盛怒之下,打死了老闆娘。 我是主審法官,將他判
了死刑。

事後,這位犯人在監獄裡信了教,從各種跡象來看,他已是個好人,
因此我四處去替他求情,希望他能得到特赦,免於死刑, 可是沒有成功。


他被判刑以後,太太替他生了個活潑可愛的兒子, 我在監獄探訪他的時候,看到了這個
初生嬰兒的照片,想到他將成為孤兒,也使我傷感不已。 由於他已成另一個好人,我對
我判的死刑痛悔不已。他臨刑之前,我收到一封信。」

爸爸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已經變黃的信紙,一言不發地遞給了我。

信是這樣寫的:「法官大人,謝謝你替我做的種種努力,看來我快走
了,可是我會永遠感謝你的。

我有一個不情之請,請你照顧我的兒子, 使他脫離無知和貧窮的環境,讓他從小就接受
良好的教育,求求你幫助他成為一個有教養的人, 再也不能讓他像我這樣,糊裡糊塗地
浪費了一生。

XXX敬上」




我對這個孩子大為好奇:「爸爸,你怎麼樣照顧他的孤兒? 
爸爸說:「我收養了他。」
一瞬間,世界全變了。

這不是我的爸爸,他是殺我爸爸的兇手。
子報父仇,殺人者死。

我跳了起來,只要我輕輕一推, 爸爸就會粉身碎骨地跌到懸崖下面去。可是我的親生父
親已經寬恕了判他死刑的人,坐在這裡的,是個好人, 他對他自已判人死刑的事情,始
終耿耿於懷。我的親生父親悔改以後,仍被處決,是社會的錯, 我沒有權利再犯這種錯
誤。如果我的親生父親在場,他會希望我怎麼辦?

我蹲了下來,輕輕地對爸爸說:「爸爸,天快黑了,我們回去吧!媽
媽在等我們。」

爸爸站了起來,我看到他眼旁的淚水:「兒子,謝謝你,沒有想到你
這麼快就原諒了我。」

我發現我的眼光也因淚水而有點模糊,可是我的話卻非常清晰:

「爸爸,我是你的兒子,謝謝你將我養大成人。」
在落日的餘暉下,向遠處的燈光,頂著大風走回去,荒野裡只有我們
父子二人。

我以我死去的生父為榮,他心胸寬大到可以寬恕判他死刑的人。

我以我的爸爸為榮,他對判人死刑,一直感到良心不安,他已盡了他
的責任,將我養大成人,甚至對我可能結束他的生命,都有了準備。

而我呢?我自已覺得我又高大、又強壯,我已長大了。只有成熟的
人,才會寬恕別人,才能享受到寬恕以後而來的平安, 小孩子是不會懂這些的。

我的親生父親,你可以安息了。你的兒子已經長大成人,我今天所做
的事,一定是你所喜歡的。


還記得小時候一件轟動社會的山地青年殺死雇主的案子嗎? 如果沒記錯,那位山地青年
應該叫做湯英申。純樸的山地青年來到繁華的台北打工, 碰到了惡劣的雇主,不僅壓榨
勞力,還剝奪自由。在受盡各種不平等的待遇後, 選擇了採取最激烈的行動以示抗議。
雖然手段並不正確,但卻情有可原。死刑或能嚇阻犯罪, 但對於一個走投無路且深具悔
意的人來說,或許太沉重了。雖然社會各界的呼籲請求, 希望獲得特赦,但仍免不了這
樣的結局。

故事的結局雖然令人遺憾,但事隔近二十年後, 卻有如此令人驚喜的發展。這不為人知
的一幕,包含了 多少的寬容與救贖,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大愛吧!


創作者介紹

菜刀女王13928的部落格,刀具又開賣囉!

dina13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umei
  • 那時的雇主真的太惡劣,惡劣到待遇比外勞還不如,湯英申會憤恕殺人說實在也不能怪他,而正值青年又有努力向上被這樣的雇主壓榨,如果湯英申還沒死我會支持特赦湯英申
  • 這件事當時很轟動 輿論也是傾向湯英申 大部分人都希望他可以特赦 可惜法令不允許

    dina13928 於 2012/05/10 10:56 回覆

  • 花花ㄦ
  • 這故事是李家同教授在《讓高牆倒下吧》一書裡的文章,確實有湯英伸這人,但是後面的收養兒子的故事並非真實喔,可以參考網路追追追這篇報導
    http://www.nownews.com/2000/11/09/140-264937.htm
    《讓高牆倒下吧》這本書很好看,有興趣的話可以買來看看^^
  • 謝謝你 我還以為是真的呢

    dina13928 於 2012/05/10 10:56 回覆

  • 夏荷
  • 安安
    這是李家同教授寫的文章
    祝福您
    母親節快樂
     
     
  • 也祝您母親節快樂^^

    dina13928 於 2012/05/10 10: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