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這幾則事件是13928親身經歷或是聽同事轉述的事件    以前在唸護理學校的時候  老師就說過  念會計  帳算錯  頂多賠錢  念美術  畫錯  重新畫過就好   但是念護理   粗心搞錯一個環節  害病人死掉  生命是無法重來的  

    護士粗心害命的例子  大家記憶最深刻的應該就是  幾年前北城婦產科  一個護士錯把冰箱中的肌肉鬆弛劑當成是疫苗   替一票娃娃施打後   有些嬰兒因為藥性發作太厲害  呼吸肌肉全部軟趴趴  鬆弛掉   無法自主呼吸而送了命  這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 

 

一  巴掌仙子險截肢

     婚後 我從台北搬來台中的第一份工作  就是到中部一個最具規模的早產兒中心服務  裡面全都是巴掌仙子   手腳就跟大人的小指頭一樣粗細  纖弱的不得了 體重甚至只有900多公克 超迷你    安放在有溫度控制的保溫箱中  全身只穿一件超小號的尿布   已經是最小尺寸的尿布  對這些仙子的小屁屁來說 還是太大了     除卻尿布之外  一個個都是裸身狀態  胸前貼滿了貼片   力氣不夠自行吸吮進食  只能插上鼻胃管   用灌食的方式   一兩個小時  灌個 5cc牛奶   因為手腳都太細了  血管都看不清楚  根本無法打點滴  只好把每個娃娃的頭髮剃光   把點滴打在頭上

  照理說  這些生命垂危的弱小娃娃  應該要由最細心 溫柔的護士來照顧  但是  護士工作的單位大多由護理部統一分發   因此單位裡面還是不免出現幾位不適任的人  

   小喬就是大家公認的傻妞一個   每天粗心大意  傻呼呼的   人長的瘦小  個性卻粗枝大葉   還曾經把娃娃放錯床  差點讓人家骨肉失散  幸好兩個娃娃性別不同   一個媽媽帶寶寶出院後  赫然發現  兒子變成了女兒  氣急敗壞的跑來興師問罪

   大小過失不斷  讓人實在無法對小喬放心  有一天   寶寶緊急狀況特多  大家都很忙  小喬擔心下班時間快到了   事情還做不完  就拼命加快速度   餵奶匆匆忙忙  有一個小娃娃剛拔掉鼻管  嚐試自己吸吮  吃的很慢  小喬就暫停 把寶寶放回保溫箱   想換下一個比較會吸 吃奶吃得比較快的寶寶 

   小喬把保溫箱打開  寶寶放平躺進去後    這個保溫箱門卻好像壞掉似的  小喬怎麼關都關不緊   門好難關上  小喬一急  就雙手硬推   總算把保溫箱小們給勉強闔上   並卡上門栓   趕緊跑去餵另一個寶寶

    下午4點我上小夜班  剛好是接小喬的班   我對小喬很沒信心    她常常留爛攤子給我  要不是點滴漏針了    就是有治療忘記做   所以我跟小喬交班時  特別戰戰兢兢   仔細觀察每個寶寶的狀況    走到那個很難關門的保溫箱時   我只覺得奇怪  門怎麼要開要開的樣子    仔細湊過去一看   天啊    我真的快昏倒了   我看到娃娃全身在顫抖  眼睛半閉掙扎 好像快昏厥   早產兒靠牆的右腳  下肢整個掉到床墊下面   透明保溫箱壁跟床墊側面之間原本應該是緊密貼在一起  現在卡了一隻腳在那裏   難怪小喬一直用力關門  卻關不起來  最後竟然使用蠻力硬關上門  把寶寶的小腳  硬夾進床墊與保溫箱壁之間

  我驚呼一聲  趕緊打開保溫箱  把寶寶被夾死很久的腳給拔出來   那隻腳就跟我的食指一樣粗而已   因為血循變差  整隻腿的顏色都變了    我第一個念頭  就是擔心娃娃會截肢   馬上請醫師過來診治  初步看  腳很無力    醫師說後續再觀察   那幾天大家都好擔心  也不敢告訴家屬   

    這驚悚的一幕 至今還深印我腦海!  一個疏忽  小孩的一條腿差點就廢了    聽說小喬約滿後   也馬上離職轉科   我想這樣是最好的  她實在不適合待在早產兒旁邊    總覺得小喬哪天會不會又不小心  真的把巴掌仙子給送上西天當天使去! 

 

     二  迷糊天兵險害命

 小娟是我在內科病房的同事   外型不出色  胖胖的  皮膚黑   屁股很大     不說她幾歲  第一眼看 以為是生過好幾胎的職業婦女   小娟只有護校畢業  一邊工作一邊準備考護專 想繼續讀書   頭一年來內科上班  白天要上班  晚上要補習  搞得她精神不濟   書沒讀好  工作也做的一團糟  兩頭空

    剛畢業的她  正是愛玩年紀  因為外型的關係  唸書時完全沒有異性理睬  待在軍醫院裡  際遇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每天面對一群年輕氣盛 又色的要死的阿兵哥   小娟的爛桃花從此不斷   這些阿兵哥很壞   完全只是精蟲作祟   沒人想對她認真  純粹當兵無聊  想玩弄她   我怎麼勸她  她就是聽不進   看她像花蝴蝶一樣  戀愛談不完  日子好像也過得挺開心  我也就懶得再管她  

    沒多久小娟為鞏固男友心  還特地跑台北  縫個無敵寬的雙眼皮回來   超不自然   剛開完刀  眼皮腫的跟青蛙一樣  好久才慢慢消下去   好多人背地裡笑她 醜人多作怪  她也不以為意  糟糕的是   縫好的雙眼皮   居然撐不到幾個月   一邊的縫線就脫線了   眼皮下垂掉下來  變成一眼大  一眼小   詭異極了  還不如不要去手術  

   變成大小眼的小娟  衰事還沒完  玩得太過火  居然一不小心懷了孕   病人男友知道後  來個冷處理  在病房當她是空氣  相應不理 小娟哭斷腸  也沒人同情   畢竟她劈腿好幾個  誰也不想認帳   最後迫不得已   小娟只好找人陪她去夾娃娃  結果千不該  萬不該   小娟這傻妞  真是笨的可以  居然找了個放送頭男生陪她去   那個男生的大嘴巴是超有名的  什麼秘密都藏不住  還會發揚光大   夾完才第2天  消息就傳遍全醫院    小道八卦四處飛  走到哪都有人想打探這件事    讓身為小娟同事的我們也感到很困擾

   我這人上班  最愛當不沾鍋  同事間的紛爭  個人私生活  一切與我無干    我只求每個人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對自己的工作要敬業   偏偏小娟的行為  跟我的理念起了大衝突

   小娟每天忙補習 談戀愛  根本不把工作當一回事   整天就是瞎混   我每次接到小娟的班  總是氣到想殺人    單身無家屬的榮民伯伯  全身癱瘓有好幾位  平時都要靠護士把屎把尿 餵飯  洗澡       小娟根本不管    總是留好幾包大便尿布給我   好幾床點滴 早就堵住不滴了      照理講應該要趕快拔掉   重新打  但是小娟從來不拔掉    她最會的一招   就是把點滴吊著  掛好看   假裝不知道點滴早就不通了

  所以我每次接小娟的班 總是氣到快腦充血  怎麼講都講不聽  有一天小娟上大夜班   我接早班   上班後沒多久     樓下加護病房的護士 就氣呼呼 跑上來告狀

  說昨晚大夜   我們這樓有病人要急救    小娟完全呆掉   不知該如何是好 ?  叫了醫生來之後  只會站在護理站  兩隻手放在胸前抖啊抖  啥事也不會作   最後硬著頭皮打電話叫加護病房的護士上來支援

   結果 整個急救過程   醫生跟加護病房的護士  圍著病人   忙得團團轉  倒是當班的小娟 變身成了家屬似的  跟一根木頭沒兩樣   從頭到尾  只會維持同一個姿勢   兩隻手舉在胸前  嘴巴喃喃自語  像在誦經似的一直說 怎麼辦?  怎麼辦 ?  最後連醫生都受不了'  要小娟閃邊一點  不幫忙就算了   不要站在那邊佔位置

   聽完加護病房護士的控訴    我也覺得好誇張   心想  要是在私人醫院  像小娟這樣的廢護士   應該早就被革職了吧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們單位的護理長  為何總是像唐三藏偏袒豬八戒一樣  老是護著她    只能說小人當道  莫可奈何

   急救事件發生後不久     有一天輪到小娟上早班  不知是前一天狂歡過了頭還是怎樣   早上9點的打針治療   小娟睡眼惺忪 西哩呼嚕的抽好藥   就往病房走去   打完針   走一圈病房回來沒多久   人還沒坐下   病房那一頭就起了大騷動  一個老病人被小娟打完針  就口吐白沫  不醒人事

   大家趕緊推病床  送病人去加護病房急救     一邊查小娟早上是給病人打了什麼針 ? 為何病況很穩定的病人  好端端的   會休克過去  ?

  這一查  不得了   抽藥給藥 都要三讀五對   粗心大意的小娟根本沒照規矩來    這位糖尿病病患  應該是要打4單位的胰島素   小娟足足多給了10倍   一次給病人打了40單位   難怪病人會昏倒  血糖急降  差點丟了命 !!

  小娟從此多了個渾號~~奪命護士   夾自己的娃娃小命  又差點害病人沒命   我後來因為要結婚 嫁到台中  只好離職   沒法繼續看小娟耍北七   不知她後來是否繼續執業? 我只聽說她後來有考上護專   猜想她應該還是有意繼續做這一行   希望遇上小娟的病人  千萬要福大命大啊!

 

  三  血棉被 

     13928在醫院的最後一個工作就是洗腎護士   洗腎正確的說法  應該是血液透析  患了尿毒症 腎衰竭的病人   由於腎整個壞掉   無法製造尿液 排尿 也無法過濾毒素  兩天不洗腎  就全身水腫 血液中的毒素迅速飆升  隨時會沒命   所以每隔一天 就要來洗腎室報到   在手臂上打兩針 接上管子  把血液引流到人工腎臟(白色圓筒狀 很像過濾飲水的濾心)  過濾完毒素 再把乾淨的血  引流回病人身體

   若是血管不夠粗  抽出的血量太少 不足以引流到洗腎機器作循環過濾  就會幫病人開刀  在脖子最粗的血管上   安上兩條引流管作為洗腎用

    工作人員要進入洗腎室 這種特殊單位工作  必須經過很多考核  最好是有加護病房經驗的資深護士尤佳  但是一樣米養百樣人  工作人員中 還是難免會出現一兩位天兵   以下事件  是13928聽人轉述   真實性不知 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

    有人說  他們洗腎室就有一位天兵   小萱(阪名)就是一個很好笑的迷糊蛋   她工作還算認真  但是就是有點神經大條  常會鬧出一些笑話來   那天下午  她照顧的一位老婆婆  是用脖子兩條引流管來引流血液洗腎的   整個下午洗腎洗得很不順    機器一直畢畢叫   小萱那天剛好也很忙  走過去好幾趟  看看機器好像沒什麼事   就把機器紅燈消音全按掉   沒過多久  機器又響了  顯示有異常

   小萱看到  原來是血管壓力過低  所以機器才一直叫   覺得很煩  也沒多查看病人狀況   以為婆婆邊洗腎 邊睡得正舒服   竟然直接把病人的血管壓力監測給解除   這樣一來  機器果然不再哀哀叫

   約莫過了快半個多小時   老婆婆的洗腎機器突然大叫起來    然後整台就完全靜止  不再動作

   小萱小跑步過去一看   發現引流管裡面  幾乎沒什麼血    這才把老婆婆的被子給掀開  查看管路    這一掀開  所有人都驚呆了

   整張床  像血染大地一樣  全部都是汪汪的血液   整條棉被內面全部被染紅   吸飽血液的被子  變得有如千斤重   病人血被抽乾  休克完全失去意識   血壓脈搏幾乎量不到     急轉加護病房  最後還是不治   肇因是老婆婆脖子上引流血液的接管  接頭處鬆掉了  血液一直不斷滲出   流滿整張床  起初機器偵測到血管壓力過低 血量不夠  機器畢畢叫個沒完  天才的小萱逕自把壓力監測解除後  機器果然很久都不叫了  但是血還是一直滲 滲到最後  機器完全抽不到血    當然就整個停擺不動

    一旁的家屬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居然從頭到尾都沒有多說什麼   也沒要求賠償   原來老婆婆重病已久   老早就不想活了   久病床前無孝子   老婆婆的兒子每次送老媽媽來洗腎也是一臉不耐煩    老婆婆這一死   好像一船人都獲得解脫似的  事情就不了了之    而驚嚇過度的小萱   懊惱又自責  沒等事件平息   就迅速辭職    不知去向   ! 

P.S.同場加映

天兵護士  通常絕非一朝一夕可以養成  有些天兵在學校時 就可見端倪

我護專唸書時就有幾個很天兵的怪咖同學  我有寫專文介紹

這兩篇很搞笑

1.怪咖同學  http://tw.myblog.yahoo.com/13928-13928/article?mid=573&prev=602&next=570&l=f&fid=5

2.天兵同學  http://tw.myblog.yahoo.com/13928-13928/article?mid=249&prev=-2&next=-2&page=1&sc=1#yartcmt

 

創作者介紹

菜刀女王13928的部落格,刀具又開賣囉!

dina13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rista
  • 太扯了~
    迷糊不是錯,錯的是明知自己迷糊,不思改進,還去當護士害人。
    我覺得這幾個例子的護士真的很造孽,希望她們病、老的時候不會遭到如此待遇。
    但13928不論作什麼事情都很認真全力以赴,不繼續當護士真的是病人的損失。
  • 嘟嘟
  • 我雖然職業是護理人員(LKK)
    現在也蠻怕生病進醫院的(抖抖抖)
    望著我們開始執業後才出生的醫療界新血
    只能希望老天保佑及自己好好保養照顧身體
     
     
  • Gloria
  • 哇…最後真的出人命了…金恐怖…
    護士真是個辛苦又要細心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