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為女生   很少女生沒遇過色狼的吧

我住台北時  遇到色狼的頻率之高  連我老公都大呼不可思議

連連說   色狼怎麼都專找你啊

來台中之後  幾乎就沒遇過了   因為我學會騎摩托車了(應該是也年老色衰了)

在台北  遇到一堆公車色狼  煩不剩煩  多不勝數  害我都不知從哪寫起

有一個公車之狼最勁爆  每次我講出來  幾乎沒人相信我   我看就最後一個講好了

  從時間點回憶說來

我小學2年級就遇到一件

低年級小學生只上半天課  那天大熱天   我中午背著大書包  走路回家

快到家 拐到一個捷徑小通道   窄到只容一人通過

拐進去 走沒兩步  突然發現 天啊    怎麼一個高高壯壯的男生  約180公分高

竟然全裸站在我面前   雙手還在把玩他的寶物

媽耶  我一個8歲小孩子  第一次近距離看到這樣的景象

嚇到目瞪口呆  想喊也喊不出來

想逃也逃不走   巷子太窄了   根本過不去  嚇傻了  也不知道要趕快轉身往回跑

愣在那邊 只想要往前通過   跑回家   但是過不去啊   裸男不但擋在那裏

兩手邊忙著   雙眼還緊盯著我   我快嚇死了

不知道  這樣面對面 僵持了有多久  應該只有幾分鐘   但是我卻覺得有一世紀那麼久

 沒多久    這個裸男  就被人架走了  

  後來聽說  這男的  精神上不太正常   家人發現他不見了   趕緊出來把他找回去   2個家人   一人架一邊臂膀  硬是拖回去  結束這場驚魂

  雖然這個瘋男  很快被架走  但是影像卻長存我腦海   年紀太小 又是第一次目睹大象的長鼻子      僵持太久  我受到嚴重驚嚇  至今仍無法忘懷

升上3年級   星期三讀半天  下午閒閒沒事  跟2個女同學  跑到家附近的菜園玩

突然看到一個年輕男子  蹲在菜園鬼鬼祟祟  不知在幹甚麼

我們以為  他是在整理菜園  沒多留意

緩步經過他身旁時  才發現  他也正在玩他的寶物啦

小時候不懂那是  大人在自我陶醉中

他的拉鍊是敞開的..    我們嚇到驚叫  

這個大變態   光天化日  在菜園公然自慰   被小孩子撞見   不但不拉上拉鍊  竟然還站起身  狂追我們  難道是想抓一個來強暴嗎

  我們3個小女生  嚇到邊哭邊逃跑   一路狂奔哭回家  才脫離魔掌

但是被變態恐怖追趕的記憶   已深印腦海   可見真的被嚇得很慘

升上國中之後

國一時  有一天晚上10點多了  媽媽要我出門幫她買東西   走到巷口  一個陌生男子  看我還穿著國中制服  突然攔下我  對著我說  請問**國中怎麼走

 我那時很笨蛋  還很認真的跟他說  我念的國中要怎麼走  真是笨死了

才說到一半   他的手就冷不防    朝著我的胸部學號    一把抓過來

邊說    就是你說的這個國中嗎  

嗚~~~    怪叔叔    我胸口繡的國中名稱與學號  用看的就可以

不要用抓的好嗎? 嗚~~~~~~

 我被狼手  熊熊抓了一把胸部後   又嚇傻了(我真的是白癡)

 我還來不及反應   色狼已經得手   洋洋得意   揚長而去

第一次被色狼動手攻擊  身體遭侵犯    身心受創    我邊哭  邊走回家  驚嚇過度 連東西都忘了買   回家後 媽媽卻只跟我說   以後太晚就別出門比較好  連安慰一聲都沒有   嗚~~~~~

 

國二之後

功課越來越重  回家時間越來越晚

有一次晚上8點多放學   我跟一個女同學結伴回家

結果走到一半 一個大變態  突然迎面走來  在擦身而過的時候

突然貼著我的耳朵 大喊   *你娘     雞*.....  一大串淫穢言語

因為距離太近  他的嘴幾乎都快碰到我的臉了

我嚇到   抓著女同學的手  一路狂奔回家

但是這只是我噩夢的開端罷了

從此以後 我幾乎每兩天就要被這樣折磨一次

而且  我不管怎樣變換路線回家  都沒辦法甩開這變態的跟蹤

現在想想  他一定知道我住哪裡   難怪 不管我怎麼逃  怎麼換路走  都一樣會被他堵到

一次又一次  恐懼不斷升高   我的精神頻臨崩潰

白天根本沒辦法好好上課  只想著 今晚放學會不會又遇上?

怕到不敢去學校(但是我國中畢業還是拿到3年的全勤獎)

但是老師很兇   爸爸又不肯讓我請假   我每天都還是硬著頭皮上學去

這樣被跟蹤的日子  痛苦害怕到了極點

我只好請 常常跟我一起回家的同學幫我作證   一起去拜託老師

請老師可不可以允許我    暫時先不要上輔導課  讓我在天黑之前回家

不然那個大色狼  每次都趁黑夜   四下無人   欺負我

我講得聲淚俱下   那位教數學的吳姓女導師是出名的鐵石心腸   絲毫不為所動

只交代我挑亮一點的大馬路走

  問題是我家離學校  路程非常遠  要走半個多小時

不管換走哪一條路  都會遇上一段暗暗的  四周無商家的路

更何況 不管我走哪一條路 都沒有用  都會被他堵到

也許我剛出校門 就被盯上了

(當時很怨恨大人 導師漠不關心   父母又忙著賺錢  沒時間接送  也不給我錢搭公車   大家都各忙各的   小孩子都快嚇出精神病了   還沒人理   我想是不是要等到我真正被強暴的那一天    大家才會悔悟嗎?)

過了一周

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色狼那天又跟蹤我   太慢堵我    眼看我已經快到家了

竟從我背後  一把將我推倒

我跌倒之後   色狼從正面壓上我   扯我衣服

我萬分驚恐 連一聲尖叫都喊不出來   這裡不是暗巷  是大馬路邊耶

也太大膽了  他瘋了不成  真是精蟲衝腦門   色向膽邊生  可惡至極

情急之下    幸好我有帶折疊雨傘   趕緊用雨傘不斷反擊

被我雨傘打到痛  色狼才鬆開手    我飛快的起身快逃

一路都不敢停   大概只花不到5分鐘 就衝到家   跑到上氣不接下氣  邊大口喘氣一邊跟爸爸哭喊 色狼動手了  我剛剛差點被強暴

爸爸跟鄰居聽了     氣憤難當  掄起木棒   一起跟我去大街找人   色狼一定還沒跑遠

可是  大家一定不相信  

我被跟蹤那麼久  被他用穢語近身攻擊那麼多次  我卻不記得他的長相

因為我每次都只會快逃   對色狼只有外型身高輪廓的模糊記憶

我每次都被嚇到不敢正眼瞧他的臉

所以他長甚麼樣子  我因為太過驚慌  居然沒有一次看清楚過

真的很扯

我跟爸爸還有鄰居  一路找找找

找到公車站牌處   看到一個男子  披頭散髮  我發現 好像就是他

我用顫抖雙手指認

爸爸跟鄰居正想狠K下去  邊回頭問   是不是?  到底是不是他?

我突然又慌的不敢確定

這時候  這個形容猥褻的男子  一邊用手擋  一邊極力否認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爸爸跟鄰居一直問   一直說  如果是這個人 現在就抓到警察局去

結果我還是不敢肯定

一行人只好悻悻然回家   返家後  我被爸爸罵個半死  我也很氣自己 真是世紀大笨蛋 連罪犯的臉都記不清

我暗暗發誓 下次如果再給我遇上  我一定不要再懦弱逃跑   因為我今天看到疑似色狼的男子   臉上居然也會出現恐懼   

下次  我一定會狠狠記住他的臉  然後瘋狂大叫  引起注意    一定要將他送進警局法辦   治個強暴未遂罪

但是那次失敗的指認  是我最後一次遇上這個跟蹤狂

我現在回想  我似乎沒認錯人   因為那次之後 他嚇的再也沒出現過了

這個事件   在我一生中  是最為慘烈的色狼記憶    受驚嚇的程度最為嚴重 

 那段日子  我如行屍走肉  上課時  腦筋一片空白  常常發呆  沒來由恐懼哭泣   一到放學時間  就仿如世界末日  每天上最後一堂課時  我的恐懼升到最高點  寫考卷的手都在發抖   那麼長時間的驚嚇  令我永生難以忘懷  

   接下來 國中畢業之後  我負笈外地求學  又遇上更多色狼  有公車之狼  學生之狼 風衣曝露狂  ...............不一而足

其中有一個最為勁爆   今天這篇文章太長了  容我下回分解!

創作者介紹

菜刀女王13928的部落格,刀具又開賣囉!

dina13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Trista
  • Dear 13928
    不是你笨才沒大叫,我也遇過可怕的性騷擾,真的,只有親身經歷過才知道最恐懼的時刻反而是叫不出來的。
    我遇到性騷擾那一次,那個死歐里桑摸完騎著摩托車走了,我在原地發呆了幾分鐘,才突然尖叫了出來。回家之後多日睡不著,一直發抖。
    其實很慶幸沒遇到更嚴重的事,但是那樣的心理壓力也夠我受的了。
    事發十年至今,我還是改不了離家還大老遠就掏鎖匙的習慣,而且一定兩指捏著尖銳的鎖匙朝外,另外空出一指握著色狼噴霧器的噴頭。
    就算回到家,也還是三不五時就習慣檢查門窗,神經兮兮。
    我沒有你的勇氣,被騷擾的過程我已經不敢回憶,不過每當我看到一些女孩被性侵的社會新聞,總是十分同情。我"只是"被摸而已就驚恐至此,真無法想像她們心裡有多痛多傷!
    希望女生都能小心保護自己,俗諺道:小心駛得萬年船。
     
  • 哇  妳的陰影似乎比我還深呢
    我小時候個性比較溫吞  受欺負也不敢講  才會猛吃悶虧   連遇到色狼也不會反擊
    我以前真的好蠢好懦弱  後來長大才學會防衛 
    現在  我生了兩個女兒   我一定要教會她們遇到性騷擾要如何自保並反擊  不要再重蹈媽媽的覆轍  

    dina13928 於 2009/05/04 09:47 回覆

  • Emily
  • 以前聽你講這些遭遇時,就心疼不已!再看一次就更難過!詛咒那些下流男都不得善終啦!
  • 埔里TINA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你還遇過比我嚴重的啊   好恐怖喔
    不過幸好你會武裝自己變成恰查某    不像我  傻傻的一直被欺凌
    女生還是要恰一點比較好   這點 刁蠻公主就不需我擔心了 她啊 恰爬爬
    倒是大女兒跟我比較像  遇到事情 悶聲不吭  連我都不肯說  傷腦筋!

    dina13928 於 2009/05/04 09:51 回覆

  • 小美
  • 你被媽媽叫去買東西 遇到那個~勾起了我國中的回憶~
    正中午 我走路回家路上 遇到一個騎摩托車的男子 也是問我路~怎麼走?
    我伸手比怎麼走 他也冷不妨的摸我胸部@@
    嚇的我也是一路哭回家 回家後 我爸還騎機車去追那個人 問我他長相 騎什麼車 車號?
    我也是一片空白~
    就這樣 這被子唯一 一次 就成為我最大的惡夢
    對陌生人的恐懼
    直到我這麼大 只要 有陌生男人 靠近我 我就快閃 離很遠~
    怕死了我!
    看了你這篇 我真是不可思議的 你會遇到這麼多次@@
     
  •    台中好像還好  我在台北是遇不停   尤其是搭公車   台北的公車之狼 密度很高  因為台北的公車 好擠 好擠    色浪就趁此大肆作案    那種可怖經驗已多到數不清   我完全不誇張喔  
    下次我會寫出更多離譜的公車之狼   而那僅僅是我記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大女兒跟我說 以後想去台北念大學   我很想跟她說  不要去啦 大城市危機重重  很恐怖耶  

    dina13928 於 2009/04/26 23:55 回覆

  • 敏A
  • 好恐怖喔...好心疼小時候的13928喔
    那位數學老師也太可惡了.
    文章都看到快掉淚了,還有更勁爆的??真不敢想像
    有女兒的我們真的一點都不敢大意呢!!~
  •   幸好都過去了   更勁爆的經驗   一定會寫啦  因為實在太離譜了 
    我老公到現在還不相信   因為太扯

    dina13928 於 2009/04/26 23:57 回覆

  • 黃碧春
  • http://news.tvbs.com.tw/entry/422715
    松山火車站之狼 專挑弱智女下手
    至今尚未落網 恐怖啊
    總總特徵99.9%似蘇冠銘
    請警方驗DNA 早日破案
    不要再被讓色狼殘害女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